大小姐


大小姐

作者:admin

来源:原创

时间:11-12

大小姐

查看:加载中 加入时间:2018-11-12

大小姐回到家里我就躺在了床上。「累了吧,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把东西放好。」妈妈说着拿着东西进了里面的房间。电话响了,我走过去拿起了听筒。「是我啊,你今天做什么去了,我已经打了一上午的电话了。」电话那边那个银玲般的声音响起。「大小姐,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吧,说吧,又有任务吗?」「晚上,老地方,你来就知道了。」她说完挂上了电话。「什么啊。」我拿着电话发愣,平时她可要说上半天的。我脱掉身上的衣服,然后躺在床上,脑海里还在重复放映着刚才的一幕,感觉很不平衡,算了,睡觉吧,晚上还要工作,我一翻身,慢慢的进入了梦乡。晚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妈妈躺在我的身边还在睡着,我妈妈的乳房上亲了一下,然后走下了床。「睡觉真是舒服啊……」我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穿好自己晚上的衣服走出了门。出门后我依然走进了一个黑黑的胡同里,完成了自己变身的经过,大概是白天没有睡眠不足的原因,我的四肢都有点酸痛。一番飞檐走壁之后,我又来到了华阳大厦的顶楼,但是这次不像上次那样,我等了半天也没有人出来。「不会在耍我吧。」我琢磨着,然后走到天台的边上,看着远处的景色。就在我四下观看的时候,忽然又一阵风刮了起来,风很大,吹的我脸痛,上午的一幕有出现在我的眼前,也是类似的情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下面……「不好。」我立刻凝聚力量。「呼……」一股强大气劲从正下方喷出,我立刻纵身一跃,想要先避其锋,但是我似乎太低估这力量了,我还没有跳起就已经被吹了起来,身体头下脚上的从天台上落了下来。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再不行动的话就变成猫肉馅饼了,我在空中一用力,身体倒转过来,然后左脚一点右脚的脚背,灵力集中在双手上,瞬间产生了一股吸力,我人整个贴在了大厦的玻璃表面上之后双脚一点大厦的墙壁,身体重新回到了天台上。虽然只有几秒种的时间,但是我却在地狱与天堂之间转了一圈了。「呵呵,你这只死猫真有两手,这样都没摔死你。」伴随着银铃般的声音她像往常一样从阴影出走了出来,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我的大小姐,要杀我的话也得给我一个理由啊。」我说。「我怎么舍得杀你呢。我爱你还来不及呢。」她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我的近前,嘴唇离我的嘴唇不到三厘米。一股薄荷的味道从她的嘴角飘出,看来她吸取了教训。「恩!恩!」这时候她身后有人轻声的咳嗽,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作用还是很大的。她听到后立刻向后退了几步。「我都忘了,今天给你介绍一位同事,出来吧!」她回头说。从阴影处有走了一个人,她的出现让我眼前一亮,一头短发让她人看起来很精神,身材很好,尤其是胸前的两个东西,给我的感觉是它们好象熟透的苹果,随时都要掉下来一样。一张美丽的面孔同她差不多,但是却多了几分成熟,在嘴角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痣。「这是我们的新伙伴,她的代号是117,你叫她小瑶就可以了。」她对我说,同时挺起了胸,使她不是很大的乳房看起来有点显眼。「你好。」我伸出了手。「你好,以后请多关照。」她伸出手同我的手握在一起,她的手很温暖,手心有点潮湿。「小瑶,你以后小心点,他是个色猫。」她在小瑶耳边用我可以听得见的声音说。「不要这样说,小惜。」小瑶说。「你叫小惜?我才知道。」我走到她旁边说。「怎么她没有告诉你吗?」小瑶望着我。「我同她在一起合作一年多了,我从来不知道她的名字。」我说。「我的名字只是个代号罢了,告诉你也没有什么好处啊。」小惜说。「我其实对你的名字也不太感兴趣,哦,小瑶,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去喝茶?」我走到小瑶身边说。「去……去……小瑶是我的人,你不要打注意。」小惜说着在小瑶嘴唇上亲了一下。「呵呵。」小瑶笑了。「不跟你闹了,这次来不止是给我介绍新搭档这么简单吧。」我问。「我差点忘记了,这次的任务比上次的可难了,所以要你同小瑶两个人去完成。」她正了正语气说。「不要卖关子了,直接说吧。」我说。「这次任务需要时间,而且需要新的身份,而且不能同你认识的人联系,更不能同他们打招呼。」「这不是废话吗,到底是什么啊?」我听的耳朵都疼了。「有一个日本商人同一个美国商人合作,在市里投资建了一所学校,你知道吧?」她问。「这个我知道一点。好象就叫日美学院吧?」我说。「不错,我们得到情报,那家学校里面大部分是国外的学生,它可能是在我们市里的间谍组织,所以要你和小瑶进入学校去查看一下,然后等待我们的命令进一步行动。」她说。「学校,我都这么大了,怎么进去啊?我又不是当老师的料子。」我说。「不要担心,那里是一所成人高校,你这个年纪进去没问题的,而且还有小瑶帮你。对不对,小瑶?」她冲小瑶说。「恩!」小瑶笑着点了点头。「什么时候出发?」我问。「明天这个时候在这里集合,我们会给你和小瑶做一下具体安排。」她说。「那我要和家人告别了。」我说。「没错,你最好想好理由。」她说。「小瑶,你不是有事情去办吗?」她忽然说。「哦,是是。呵呵。」小瑶笑了,声音还没有落,人已经消失了。我忽然想起来,还没问小瑶上午的事情是不是她的杰作呢。「喂,她人都走了,你不想同我做点什么吗?」小惜说着靠到我身边,手隔着裤子摸着我的阴茎说。我看着她不是很丰满,但是别有味道的乳房,手不由得揽在了她的腰上。「会的,不过不是现在,有机会我一定要做点什么的。」说完,我向后退了一步。「气死我了,你去死吧。」说着她把一个东西扔了过来,我看都没看然后接在手中。「放心吧,我死也会拉上你的。」我说着跳到了对面的建筑物上,然后又跳到了隔壁的街区。当我逃出她的视线范围后,我在一个路灯上停了下来,然后看了看手上的东西,是一个盒子,打开盒子一看居然是一个避孕套,我一惊,差点从路灯上掉下来。「妈妈,我走了,不用担心,我过一阵子就回来。」我说。「你自己在外面要小心,还有东西都拿好了吗?」妈妈说。「都准备好了,我走了,妈妈。」我在妈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走出家门。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早起来,我拿着包回头看了看,发现妈妈正在楼上的窗户跟前向我挥手,我也冲她挥了挥手,这时候一两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停在我身边「谢先生吗?」从车里走出一个人,一身黑色的西装让我想起了电影里国外葬礼上的人,他们都穿黑色的西装。「是我。」「请上车,我是惜小姐派来的接你的。」他说着打开了车门。我没有多考虑就坐了进去。上车后发现车里只有一个司机,黑西装坐在我旁边,然后拿出了一块黑色的布带,「对不起先生,您要先受点委屈了。」我点了点头,他把布蒙在我的眼睛上,车子继续开,我感觉好笑,我的方向感还算可以,一快布还瞒不了我,凭我对城市的印象我感觉车子是在市区里转圈子,但是过了一会我就感觉不到什么了,耳朵已经听不到车外人们嘈杂的声音,听到的是只是发动机发出的微微声响,同时感觉到头有点晕,我已经没有心思管车到底是在那里了,我自从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后就不太喜欢做车。头越来越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要呕吐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我被人扶出了车,眼前一片漆黑,但是光线的变化还可以感觉的出来,我好象进了一间房里,然后是电梯的声音。「啶……」的一声响,当电梯门关上后我眼前的黑布被拿掉了。「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公事公办。」他笑着我说。「没关系。」我看了看,真的是在电梯里,但是奇怪的是我感觉不到电梯是上还是下,只是知道它在动,大概过了十分钟后,电梯停了,但是门没开,开的是后面的墙。走出电梯,里面是一间大房间,很多人在那里忙碌着,到处可以看见奇怪的东西,还可以听见枪响,在房间的四周还有警卫,屋顶上是360度全方位监视器。我固做镇定的跟着黑衣人走在后面,但是心里却对这里很感兴趣,于是拼命的用眼角的余光去看。我被带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内,门一开就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是小瑶同小惜。「你来晚了啊,快过来。」小惜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黑衣人退了出去,然后关上门,房间里很整齐,中间是一个大桌子,桌子上放着很多奇怪的东西,有一个穿白色衣服的中年人正在那里摆弄着什么东西,他对我的到来好没有什么兴趣。「同你合作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呢。」我说。「呵呵」小惜笑了,银铃般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我同小惜几年的好姐妹她也没带我来过这里。」小瑶说。我盯着小惜看,才发现她笑的时候脸上居然有一个小酒窝,每次都是晚上看到她,虽然我在晚上可以看的很清楚,但是毕竟会有走眼的时候。「好了,现在说正经事了。」小惜说着走到桌子旁拿起了桌上的东西说。「你们这次要执行的任务不简单,所以我要先给你们点东西让你们武装一下自己。这是李教授,是我爸爸的好朋友,我请他专门给你们设计了几件不错的东西。」那个忙碌的中年人象征性的点了点头。「怎么搞的像《007》一样啊。」我看着桌子上的东西说。「夸张的说,007有的东西我们这里全有,而且不比他的差,反过说我们这里有的007未必有。」她说着拿起了一个眼镜带在眼睛上,盯着我看。「这是什么?」小瑶拿起了一只钢笔一样的东西。「这是给你的小瑶,这是一把手枪,里面有一发特殊的子弹,这个给你防身用,同时它还是一把兵器。」小惜接过那只笔然后轻轻的一转,「啪」的一声,从笔前弹出了一截金属,大概有三十厘米长,「这是钛金属做的,世界上已知的最坚硬的金属,可以轻易站断各种东西,当然也包括人的身体。」她说着拉下一跟头发,然后头发扔在空中,当头发下落碰到金属的时候居然断成两半。我到吸了一口冷气,这就是传说的吹毛利刃?如果用来杀人是不是也是杀人不见血啊,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同时这只钢笔里面还有50种不同的功能,可以说是全能,如果加上写字的话就是51种。」说完小惜把钢笔交给了小瑶,「这里还有一只,是给你的,色猫。」我接过看了看然后放进口袋里。「等一下会有李教授会告诉你们怎么使用它的其他的功能。」小惜说。一番教学后,我们走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面的工作人员帮我们从新制造出一个身份,我是某大企业的公子,小惜是我的青梅竹马的表妹兼陪读,当然名字也都从新包装一下,然后又有专门人士教我们如何应对各种人士的问话,还有简单的暗语使用。我是上午到这里的,一直到晚上还在这里,本以为今天就会进入学校去执行任务,结果没进学校前已经做了一天的学生。晚上,小瑶,小惜和我三个人一起在餐厅吃了点东西,然后她又给我们介绍了一些希奇古怪的人。「好了,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接下来你们的任务就是好好的休息,明天会有专人送你们进入日美学院。「小惜你怎么总是戴着这个啊。」小瑶伸手把小惜的眼镜抢了过来给自己戴上。「啊,不要戴。」小惜要阻止,但是小姚已经戴上了眼睛,她戴着眼镜看了看,表情忽然变的很奇怪。「嘻嘻……」小瑶笑着把眼镜又还给了小惜。「看过了吧,看过就去睡觉,真是的。」小惜有点生气的说。我们转了几个弯后眼前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好象进入酒店一样,我都被闹糊涂了,这里到底有多大。「这是你的房间色猫!你隔壁的是小瑶的。」小惜说。「好了,我先要去睡觉了,好累。」小姚说着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走廊里只剩下我同小惜,一瞬间气愤变的怪怪的,完全没有了我们以前见面时那样的轻松,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看着她一动不动的。「好了,我也去睡觉了,哦,这个给你。」小惜把眼镜摘下给我。「我又不是近视,带什么眼镜啊。」我虽然这样说不过还是接了过来。「这不是普通的眼镜,它一可以作眼镜保护眼睛,二是可以用力做望远镜,同时还有透视功能,可以看到人的骨头里,总只还有很多功能,你自己看吧。」她说。「哦。」我对透视功能到是很有兴趣,于是我立刻戴上。「呵呵。,」一看我戴上眼镜,小惜转身逃走了,不过我的眼睛总算是跟上了她的动作,虽然看到的只是背影,但是也是异常的让我兴奋,真的可以透视,虽然画面是微微的绿色,小惜的臀好很圆,很美啊,我想到这里不由得吞了口口水。「啊……」我才想起来,刚才她一直戴着这个眼镜看我,完了,我早被人家看光了,自己才看到人家一个后背而已,真是不划算。我摇着头进入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里的设施一应具全,什么东西都有,从大到小,连挖耳朵的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刚才吃的很舒服,现在房间给我的感觉也不错,我关了灯躺在床上,虽然现在不是我睡觉的时候。我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这里什么都好可惜就是妈妈不在我身边,一想起妈妈成熟的身体,较好的面容还有丰满柔软的乳房我的阴茎就在也受不了了,没办法我只有自己用手轻轻的安慰它好了。就在我自己套弄阴茎的时候,门开了,走廊里射出的强光让我看不清楚那是谁,从身材上开可能是小瑶或者是小惜其中的一个。「砰!」门关上了,房间里又是黑暗一片,不过这点黑暗根本就不算什么,我既然有猫的能力,眼睛当然可以在黑暗中看清东西。来人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不是很长的头发随意的披散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薄荷味道我就知道是小惜了。她什么也没说直接走到我的床边,然后脱下了自己的睡衣钻到我的被子里。「这次你该不会像以前那样跑掉了吧。」她的话证实了我的眼睛没有看错。「在你的地方我跑也跑不掉啊。」我翻身说到,她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我的身体,腿同样在我的大腿上摩擦着,好光滑的皮肤。我伸手摸着她不是很大,但是十分尖挺的乳房,手在她的乳头上轻轻的拨弄着,我忽然发现我很了不起,在欲火焚身的时候一个女人闯了进来,但是自己并没有猴急的占有她,尽管阴茎胀的很难受。「你明天就要去执行任务了,虽然不是很危险,不过我担心万一你回不来我连机会都没有了。」她说。「所以你就主动来找我?」我轮流的玩弄两个乳头。她的身体起了变化,变的很热,我慢慢的压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轻轻的在她的眼睛上亲了一下。「你长的这么可爱我都不忍心下手了。」我说。她听完后,双手搂住我的脖子,自己主动吻着我的嘴唇,小巧灵活的舌头在我的口里搅动着,同时也把她的唾液递到了我的口中。眼前的美女都这么主动了,我没理由再拒绝,于是用力的吮吸着她的舌头,仔细的品尝着她口中的味道。她闭上了眼睛,手一直在我的脖子附近抚摸着,然后慢慢的向下滑,最后来到我的臀上不断的徘徊。我离开她的唇开始品尝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手在一阵由于后摸到了她的乳房上,大小适中的乳房在我手心摩擦着,柔软娇嫩的乳头逐渐硬了起来,现在只是抚摩双乳以近满足不了我了,我张口含住了其中的乳头亲历的吮吸,实在是太用力了,舌头都回不过弯来了。她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声,听到这种声音每个男人都会明白,这是一个女人屈服的声音,我只是才吮吸了几下她的乳房而已。她的皮肤太娇嫩了,乳房也是白皙的很,连双乳之间也没有什么印记,她给我的总体感觉就好象可以捏的出水一样,面对这样的女人,我下意识的放慢了动作。我的嘴唇来到了她的大腿内侧,女人阴部特有的气息从她的阴道内飘出,进入我的鼻孔中。同她的肌肤一样,阴户也是一样白里透红,连一跟体毛都没有,我的手轻轻的在阴户上抚摩着,原来她不是刮掉了毛而是根本就没有,刮过毛的阴户摸上去会有摩挲的感觉,就像男人刮过胡子一样,看上去很干净,但是仔细一摸的话根并没有去掉。两片阴唇将阴道保护的很好,看上去就像一个馒头上多了一道缝一样,我慢慢的分开她的阴唇,已经硬起的阴蒂先露了出来,我伸出舌头在上面乱天一通,她的呼吸明显加快了,胸部一起一伏的,但是声音却没有变化,还是在小声的呻吟。我分开她的阴道口,将舌头伸了进去轻轻的搅动,舌头才一伸出一丝液体就流出我的口中。我将嘴唇对准了她的阴道,然后开始吮吸起来,其间舌头只是在她阴道最前的部分搅动着。面对着我的停滞不前,她好象有点着急了,双腿用力的夹着我的头,身体左右的摇晃着。我松开了嘴唇,然后从新压在她的身上,阴茎在她的阴户上轻轻的点触着。「进来好吗?」她的声音让我无法拒绝,于是慢慢的将阴茎插了进去。「嗯……」她发出幸福的声音,然后双唇紧紧的夹住我的下唇。我想抽插,但是有点麻烦,因为我才开始前进有碰到了轻微的阻隔,我调整了角度后再次前进还结果还是有东西不想让我前进,简直是在走羊肠小路般这么多曲折啊,一番轻微的探索后阴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前方就是花心已经没有任何阻挡,我开始按照刚才的路线抽插起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十二名器中的羊肠美穴?」我想,眼前的人这么漂亮,连阴户都是出了名的舒服,我开始加速抽动起来。不只是插入,连抽出都有意想不到的快感,我轻轻的咬着她的舌头,阴茎抽动的速度以及力度逐渐加大。「恩……恩……」她的嘴虽然被我吻住,但是声音仍然从喉咙里发出,虽然有点含糊不清,但是听上去仍然是那么有诱惑力。我轻轻的翻身从她身上滑了下来,然后我般起了她的一条腿,使她的阴户更加的突出,这样抽动起来就会有更大的快感。她的阴道真的很舒服,我感觉已经要受不了了,但她还没有高潮前的样子,爱面子的我怎么可能比一个女人先到高潮呢,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上下左右进攻她的阴道。我无比的意志以及以前同妈妈作爱时候积累中的经验终于让我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获得了胜利,她的阴道里现在已经是一片汪洋,我的阴茎被夹的紧紧的,算了,目的已经达到了不要在坚持了,我一放松,快感立刻冲上了大脑,我将精液射到了她的美丽刺激的阴道中。「你……你真强……」她喘息着说,然后转过身去用她的樱口将我的阴茎再次含了进去,舌头舔着残留的精液。她的口技虽然有点笨拙,但是勉强还可以给六十分的,我的手指抚摩着她沾满液体的阴户,用手指将液体引导到了她的菊花穴上。一番事后工作后她满意的回到我旁边,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手仍然抓着我的阴茎轻轻的套弄着。「这次你总算满意了吧?」我说。「当然,你果然同我想的一样,这么强悍。」她说。「我还是很奇怪,我们记得我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的。」我说,「在你面前我你是狼我才是羊。」「贫嘴。」她说着用力的捏了一下我的龟头。「为什么要和我……」我问。「喜欢你啊,就这么简单。」她抬头望着我说。我有点吃惊的看着眼前赤裸的她,她却好象什么事情没发生一样在那里专心的玩弄着我的龟头。早上醒来的时候她人已经不见了,留下的是一丝体香。我起来收拾一下,小惜进来了,招呼我准备出发了,看她的样子很自然好象昨天什么事情有没发生一样,见到我还是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只是偶尔做一些亲昵的小动作。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后,又被蒙上了眼睛带出了这奇怪的地方。「这间学院我们已经事先安排了几个人进去,鉴于保密,所以不方便告诉你们。」在车上小惜同我说。「我们去了到底要做什么呢?」我问。「这个你不要担心,你只要扮演好你的角色就好了,然后留意一下学校里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我们会通过其他人的情报告诉你具体该怎么做。」小惜说。「既然里面已经有人了,为什么还要让我们去啊,我以前只是执行一些简单直接的任务,没有这样的经验啊。」小瑶说。「是啊,我也是。」我跟着说。「详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你们去自然有你们的用意啊,好了,要到了,你们自己注意。」小惜的话音刚落车子就停了下来。我和小遥走下了车,「表哥,我们到了。」下车后小姚挽住我的手同我说。「表哥?」我先是一惊,后来想起来了,这是小惜给我们的身份。「就是这里吗?」我望着眼前很有气势的校门,在我的印象中大学是没有校门的。「先生,您的行李,要帮忙吗?」一个穿黑色西装人走过来用还算标准的普通话说。「谢谢,可以带我们去院长那里吗。」我说,同时大量着他,又是一个出席葬礼的人。「当然可以,请稍等。」他说完同后面的人说了一下,然后后面几个人走了过来帮我们提着东西,我们一起走进了校门。学院的景色不错,到处是绿地,一路走过来看到很多人都在绿地上,有的抱着一本书在看,有的是几个一起在聊天,当然这么好的环境少不了在谈情说爱的情侣了。因为这里已经开学有一段时间了,好在小惜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很快在几个人的带领下我们首先走到了办公楼里。「您就是谢先生吧。」我才一走进院长办公室,就有一双手伸过了,主动和我握手。我一看,是个四十岁上下的人,一脸的笑容,慈眉善目的。「是我,这是我的表妹。」我介绍小瑶说。「呵呵,我是这里的院长,你的情况已经有人通知我们了,我代表学院欢迎你们的到来。」他说。「院长先生,这学院听说是一所国际性质的学院,但是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发现你们的管理机构设置完全是中国式的啊。」小瑶说。「小姐真是好强的观察力啊。」他笑着说,「不错,我们就是要将学院打造成本土与国际的结合学院,面向普通的大众,培养非一般的学生。」院长说。「呵呵,原来如此。」我笑着说。院长很快帮我们办理了入住手续,我和小瑶被分在两个单人寝室中。「哦,我就在你隔壁啊。」小瑶来到寝室说。「是啊,有事情直接过来找我就可以了。」我说。小瑶笑了笑然后走进了房间。「看来任务这就开始了。」我想,然后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呼……」起床后的我站在窗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哎,对习惯于晚上活动的我来说这么早起来简直就是一个折磨,我揉了揉眼睛然后像往常一样刷牙、洗脸。「当!当!」有人敲门,伴随着敲门声是一丝香气,不用说,是小瑶来找我来了。「怎么这么早啊。」我打开门说。「还这么早呢,走了,出去看看吧。」小瑶说。我穿好外套,然后同小瑶一起走了出去,我们来到这学校已经几天了,每天都是在校园里四处闲逛,偶尔充充样子去听一下课,这里的管理很宽松,所以闲来无事的人也就很多了。「我们这样几天了,什么也没发现,是不是从其他人那里打听一下呢?」小瑶说。「怎么打听呢?难道直接去问哪里有间谍吗?」我说。「我想这里的学生可能知道得不是很多吧,可以从老师入手,看看哪些老师有问题,然后跟踪他们看看他们都做什么。」小瑶说。「这是个好方法,可以借此了解一下学校里老师的情况,具体怎么做呢?」我问。「我也不清楚啊,具体的就看你的了。」她说,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们晚上出来看看如何?」我说。「也好。」她说。我们一边谈话一边在校园里闲逛,这间学校也确实很大,一部分建筑是欧洲风格,还有一些就是普通的楼房,搞得土不土洋洋不洋的。「我想起来了,这是一所国际性的学校,还有很多外国老师,你的外语能力怎么样?」小瑶问。「不要说了,我的英语是最差的,其他语种根本就没学过,不过她们既然敢来这里教书,那么中文应该都会说吧。」我说。「也有道理。」小瑶说。我们转了半天,学校里除了楼房之外还有很多雕像,各种各样的雕像摆放在校园内,看上去有点乱。小瑶每看到一个雕像都会停下来盯着看半天。「怎么了?石像也有问题吗?」我问。「不是,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刚才看过的那些雕像都是用不同原料做成的,不全是石头或者是金属。」小瑶说。「哦。」我想了想,确实是这样,「但是我都检查过了,雕像本身好象没什么问题。」「是啊,我现在没有头绪啊。」小瑶敲了敲头说。「不要着急,我们去休息一下吧。」我指这不远处的一个喷泉说。「好啊。」我们坐在喷泉的旁边,不时有水珠落在我们身上,因为天气比较热,所以被水轻微的淋一下感觉也不错。我做坐小瑶身边,透明的水滴落在她的脸上,她用手轻轻的擦拭着,我忽然感觉到小瑶就像天使一样,圣洁美丽,我立刻拉住她的手。小瑶不明白我要做什么,眼睛望着我,我把她轻轻的往怀里一带,然后嘴唇慢慢的向她的嘴唇靠过去。「你看,那边。」就在我即将同她做亲密接触时,她忽然指着不远处说。「什么?」我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好象是两个人在吵架,一个男的同一个女的,因为离得较远所以看不清楚容貌。「我们过去看看吧。」还没有等我说什么,小瑶已经站了起来。我只有跟在她后面。我们走近一看,原来不是在吵架,只见一个穿白色衣服的、瘦瘦的男生好象正在那里劝说那个女人。「哦?你看那个女的好象是教英语的那个外国人啊。」小姚说。我仔细一看,只见那个女的一头短且卷的头发,穿得很暴露,同那男的穿戴正好相反,不过最有吸引力的是她棕色的皮肤以及丰满的乳房。「你们,要做什么?」看见我和小瑶走过来,那个男人用生硬的中国话问。「没什么,我们只是过来看一下而已。」小瑶说。「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们正在处理自己的事情,请你们走开好吗?」男人的话既礼貌又很无理。我看着他嚣张的样子真想k他一顿,可是小瑶把我拉住了,然后拉着我走开了。「你可以先从他们入手。」就在我们走开后小瑶说。「那男的是教日语的日本人,女的是美国人,又是两个老师,今天晚上你可以去查一下他们的动静。」小瑶说。「哦,我一个人去吗?」我问。「我听说今天晚上有个高级教师的聚会活动,你可以去调查一下,我去他们办公的地方去收集点情报。」小瑶笑着说。「好吧。」我说。我们又在校园内转了一下后便回到房间,为晚上的事情做准备。夜晚姗姗来迟,我带好了自己应用的东西然后出发了,按小瑶给我的指示,高级教师聚会的地点在办公楼的顶层会议室,我站在自己宿舍的屋顶确定了一下位置后向办公楼前进。几个起纵后我已经走出了有一公里远,校园太大了,好在办公楼有它独特的风格,那是一幢纯白色的建筑物,天台上有一根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用的天线。我到了目的地后立即从楼房的后面跳到了地面,然后收回部分灵力,使自己的样子变得正常一些。不知道怎么搞的,所谓的聚会居然在会议室里,为什么不像电影里的一样,在一间大屋子里,仆人端着酒往来于客人之间,大家边谈边喝,一边还摆放着吃的东西,有专人奏乐。这才像聚会啊。我走到正面一看,发现门紧闭着,抬头看了看,可以看见顶层变幻的灯光。这时候有人来了,我立刻闪在树后,是一个男人,穿着一身的和服,原来是日本人,只见他左右看了看,然后走到门前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在刷卡处一划,门开了。这是个机会,我立刻跳了出去,男人走进去后正要随手关门,就在这一瞬间我已经从门缝里跳了进去。我跟着那男人一直到了顶楼,然后藏在走廊的拐角,我发现在会议室的门口有四个人把守,到底是什么聚会,竟然还有人看守。男人把自己的卡在守卫面前一晃,四个人立刻让路,男人走了进去,就在门开关的瞬间,有音乐以及不正常的笑声传来。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没有什么卡之类的东西,就在我着急的时候,后面有脚步声,我立刻跳了起来,身体贴在屋顶,双手产生了强大的吸力,使我吸附在上面。我一看,是一个穿得很随便的瘦瘦的男人,他不就是今天白天看的同那个有色美女在一起的日本男人吗,干脆,我以极快的速度冲了下来,还没有等他察觉,我已经把他打晕。几分钟后,我穿着他的衣服,拿着他的卡很轻松的走进了会议室,而他则在楼梯间安详的睡着,我给他下了催眠指示,不到第二天是不会醒的。当我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发现里面居然是空的,声音从会议室隔壁的一个门传来,我走了过去,然后轻轻的推开那扇门。眼前的聚会景象同电影的真是有天壤之别,吸引我眼球的不是到会的客人,而是在客人中间服务的小姐,她们都是赤身端着东西,任凭客人眼光的注视,当然也不会反对客人动手动脚。除了这些之外,在会场的右边是一排跪在地上的女人,她们同样没穿衣服,有人走到她们身前随便点了一个,那个女人立刻站了起来跟随客人走到另外的房间里。房间里也有没穿衣服的精壮男人供女客人挑选,在场的客人大都没穿衣服,有的象征性的穿着一条内裤,但是他们脖子上带着的卡显示了他们的身份。这是什么高级教师聚会啊,简直是淫魔乱舞。「先生,请到这边换衣服。」正在我四处打量的时候,一个裸体女生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同我说,我的目光已经被她的乳房吸引,在她的带领下我走进了更衣室。一进去她就主动帮我脱衣服,当她要脱我内裤的时候我拒绝了,她笑了笑,然后走了出去。我将衣服口袋里的眼镜拿了出来戴上,虽然在这里戴是多余的,然后把钢笔拿了出来,藏在内裤中。「hi,welcome……」我一走出更衣室就有人过来同我打招呼,是个标准的外国人,金发碧眼,没有穿衣服,双腿之间是一条又粗又长的阴茎随着他的走动而左右摇晃着。开始他的那句我还听得懂,但是后来他又说了几句,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以前工作的时候也同外国人有些接触,但是那时候有翻译在场,我立刻在大脑中搜索着我那简单的英语词汇。正在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忽然有人走了过来,「他的意思是他是最近才当上高级教师的,请您多多关照。」我回头一看,是一个女人,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雪白的皮肤,她也是没穿什么衣服,象征性的带着白色的乳罩,穿着一条T字裤,几根不安分的体毛从T字裤的两边露了出来。她有一头长发,但是却盘在头上,看她走路的时候两手放在跨间的姿势我猜测她是日本人。「谢谢,我也是。」我说。她用英语同那个老外交谈着,一会又过来几个人把我们围了起来,她在那里替我应对各方的语言攻势。过了一会,大家都散开了,我拿了一杯酒递给她,以表示我的谢意。「你是中国人吧。」她说着流利的普通话。「你怎么知道的?」我问,眼睛在她的胸上做着快速扫描,透视眼镜帮助我达成了愿望,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乳头,以及没有修剪过的阴毛。「呵呵,听校长说今天要来几个新人,所以大家才会这么热情。」她说着喝光了手里的酒,脸变得有点红了,「呵呵,先生是不是对这种聚会一时还不太适应呢?」「是有点。」我说。「呵呵,那是正常的,这在我们日本已经很平常了,大家都很尽兴的。」她说。我左右环顾了一下,果然每个人都找到了一个伙伴,大家都没有什么要遮掩的,就在大厅广众之下疯狂的做爱,同时也发现了这里除了日本人就是美国人。「对了,先生是什么时候到的中国呢?我听校长说,您是日本人中的精英,是个中国通啊。」她说。「我还不知道小姐是哪位呢?」我岔开话题说。「哦,对不起,忘记做自我介绍了,我是这里校长的秘书,叫松成明美,请多指教。」她礼貌的说。「原来是明美小姐,幸会,我叫灭日国人。」我仿照她的口气说。「哦,看来我的情报有误了,校长可是说你在任何场合下都只会说自己的中国名字的。」她有点醉意的说。「那是因为看到了美丽的明美小姐,我不自觉的就说了出来了。」我肉麻的说。「先生客气了……」她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明美小姐,不知道今天晚上我有幸能同你多谈一会吗?」我说。「当然可以,我们到里面去如何?」她说。「好,请。」我一弯腰,然后拉着她的手向里面的走去,我发现这里真的不是一般的会议室,里面大有文章。我们走到一个走廊里,她把我让进了一个小房间中,然后说「我等你哦」,说着她关上了门。「搞什么东西啊。」我有点愣了。房间不是很大,只有一张床同一张桌子而已,墙壁看起来好象是用隔音板做的。我仔细一看,在墙上有一个洞,我走了过去,然后蹲下身体把把眼睛凑了过去看,发现对面也有一只眼睛望着我,凭着我的印象我可以判断出隔壁的是松成明美。我把手指塞到了洞里,发现墙壁原来很薄,我的手指已经伸到了隔壁,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手指被热热的东西包围,是嘴唇,是松成明美在隔壁吮吸着我的手指。「原来如此。」我茅塞顿开。我拉出了手指,然后站了起来,拿出胀得发痛的阴茎慢慢的塞过了那个洞,果然对面有只手握住了我的阴茎,而且轻轻的套弄着,手指在我的龟头上不断的摩擦。「上帝啊,保佑我以后生了儿子一定要有屁眼,我为了大计着想就暂时同日本人做一次了。」我祈祷着。就在我祈祷的时候,阴茎被两片热热的嘴唇包围了,一条柔软的舌头不断的在我龟头的边缘舔着,舌尖不住往尿眼中钻。「呼。」阴茎上传来酸酸的、麻麻的快感,让我几乎站立不稳。她开始用力的吮吸起来,吸力非常的强劲,我担心稍有不慎的话阴茎都会被她吸断的。我调整了一下眼镜的透视程度,想看一下对面女人的表情,但是当我调整好后,我看到了对面是一具骷髅蹲在那里,我差点晕倒在地上,肯定是眼镜没有调整好,我重新调整一下才看清楚。松成明美蹲在地上,衣服早已经脱离了身体,她一只手抓着我的阴茎,另一只手在自己的阴部不断的抚摸着,我看到她的嘴在动,但是听不见声音,看来这墙壁是隔音的。过了一会,她转过身去,然后撅起了屁股,将阴部对准我露出的阴茎,然后伸手过去,将它塞了进去。隔着墙壁做爱确实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感觉当然也是异常的舒服,虽然阴茎上的感觉舒服得很,但是双手却是放在哪里也不自在。我伸手拉过椅子,然后身体微微的向后仰,双手支撑在椅子上,这样抽插起来方便多了,松成明美的阴道不很紧,感觉阴茎塞进去好象进入汪洋大海一般,再加上这种特殊的做爱的方式,所以我开始有点急躁,阴茎总是插不到花心。过了一会,我逐渐适应了这方法也找到了规律,所以插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了。就在我插得爽的时候,她忽然拉出了我的阴茎,仔细一看,她离开了房间,正向我这里走来。「咚!咚!」门响了,我摘下眼镜调试成普通状态,然后去开门。门一打开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已经用嘴唇把我的嘴唇封盖住,我顺势搂着她,双手在她光滑的屁股上用力的揉捏着。我们一起倒在床上,这次眼前没有什么阻隔了,我把她按在身下,然后玩弄着她两个软绵绵的乳房,手指用力的夹着她的乳头。「嗯……嗯……」她发出了极其淫荡的呻吟声音,我分开她的双腿,再次将阴茎插了进去,然后我用力的抽动起来。她的双腿紧紧的缠在我的腰上,阴道紧紧的夹住侵入的阴茎,她忽然一用力把我压在身下,自己坐在我身上抽动着,我躺在那,手抓住她上下跳动的乳房。她的腰前后左右的旋动,让我的阴茎感受到了四面八方传来的快感。我发现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特别诡异的笑容。我猛的一翻身又把她压在身下,身为一个中国人,怎么可能被日本女人压在身下。她被我压在身下后还想反抗,但是被我阴茎强大的威力所征服,她渐渐的停止了反抗,躺在那里用淫荡的叫床声表示对我的赞许。她叫声越来越大,阴道内的液体也越来越多,我知道她就要高潮了,在我的一阵猛抽之后,她向我交出了降书。但是我怎么能就这样放过她,我拉出了阴茎,然后把她翻了过去。我摸着她的屁股,手指在她紧紧的肛门上划过,看来她这里还没有被人开辟。「不,这里不要,求求你。」她好象发觉我的意图,于是哀求我道。我才不理会这么多呢,龟头对准她的肛门用力的插了进去。「啊……」她发出凄惨的叫声,身体猛的摇晃起来,想要反抗我的进入,但是她越反抗,肛门夹得就越紧,这才是我想要的。我死死的把她按在床上,猛的抽插起来,她的肛门真的很紧,我抽动起来都有点痛,又紧又热的感觉真是让我登上了天堂一样。她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乖乖的趴在床上,任由我宰割。「哈哈哈……」我放声大笑起来,刚才看起来好象很牛的女人,现在被我插得都要动不了了,看到她狼狈的样子,我开心的将精液射到了她的身体里。当我拉出阴茎后,发现她的肛门周围已经开裂,流出了一丝血液,我用龟头在她肛门上摩擦着,上面的精液同她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呼……」射出精液后的我舒服的躺在床上,把腿搭在她的身上。她依然趴在那里大口的喘着粗气。过了一会,她忽然爬了起来,然后来到我的双腿之间,张口把我的阴茎又含进了口中,一条灵巧的舌头如蛟龙般在我的龟头上上下翻飞。已经很放松的我现在又有了精神,阴茎一直就没有软下去,如果她还想要我就干到她求饶为止。她玩了一会阴茎后把他吐了出来,然后爬在我身边,亲吻着我的乳头。「灭日君,真的很强啊。」她轻轻的说。「哦?那你感觉怎么样?」我问。她听后脸红了。
网站地图